声远网

查看: 2115|回复: 0

[汽车资讯] “以租代购”的二手车陷阱:强迫消费者高价贷款,车贷逾期便暴力收车,宁波一黑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7 10: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手车市场纷繁复杂,购买时需慎之又慎,“以租代购”模式会导致车辆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有些消费者可能一个月没按时交钱,对方就会强行把车收走。

车辆追尾后,钟小芳下车查看,突然有个陌生男人上了她的车,急踩油门而去,钟小芳吓得目瞪口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这辆车涉及一个黑社会性质的团伙。2015年开始,这个团伙采用“以租代购”等手段在全国各地作案,获取非法利益高达数百万元。

2020年9月底,团伙头目李光明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款人民币55万元。

“以租代购”的二手车陷阱:强迫消费者高价贷款,车贷逾期便暴力收车,宁波一黑社...-1.jpg
被彪形大汉胁迫的买卖
40岁出头的钟小芳是江苏人,2017年,她想买一辆二手车,在上寻寻觅觅许久,最后看中宁波一家二手车行的车,售价30多万元,比市场价便宜不少。

经过联系,车行的销售人员说这辆车还在,建议钟小芳去现场体验。两三天后,她赶到宁波,销售人员阿钢却告诉她,车子已经卖掉了。钟小芳有些失望,阿钢热情地给她介绍店里的同款车型,但价格明显贵很多,要50多万元。

“你看中的那辆车,是因为车主急卖才压低了价格,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阿钢带钟小芳看了很多车,她想,根据这些日子了解的二手车行情,50多万元的价格虽然不便宜,但也在正常的市价范围内。

最终,钟小芳看中一辆售价56万元的二手车,她打算付全款,但阿钢和其他销售人员强烈建议她贷款,说全款买车不划算。拗不过他们的劝说,钟小芳只好答应。

“这款车卖得特别好,你要先付5万元定金,不然很快会被人买走。”阿钢边说边把她带去见店里的财务。钟小芳有些忐忑,一再询问:“贷款后,我能不能提前还款?”阿钢表示完全可以。

随后,阿钢带她去办理贷款,钟小芳本以为去银行,却被带到一家贷款公司。钟小芳问:“不是走银行的贷款流程吗?你们没有合作的银行?”话音刚落,不知从哪冒出几个纹身的彪形大汉,氛围开始有些怪异。

一个穿黑西装的人自称是经理,把一叠合同放在钟小芳面前,算了一笔账:“56万元车款,你只要先付首期款23万元,剩下的钱贷款就行。”钟小芳觉得不对劲,坚持要去银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拨开众人,走到她面前,语气强硬地说:“这种二手车买卖,银行按揭是批不下来的,这是贷款合同,你赶紧签了。”

钟小芳拿起合同扫了一眼,上面写着“汽车租赁合同”,感到很惊讶。经理有些不耐烦地说:“我们的合同都是这样的,写租赁合同是为了我们融资方便。”花这么多钱,只是租了一辆车,钟小芳表示不能接受这种“以租代购”的方式。彪形大汉催促她赶快签字,大有一种不签字就不放人的架势。

钟小芳有些恐慌,拿起合同来不及看密密麻麻的文字,跳着看了一些数据。

“这份合同拿错了吧?上面的贷款金额写着48万元,我只要贷33万元,多了15万元。”钟小芳起身,把合同还给黑西装男子。谁知,彪形大汉堵住了她的去路……
“没错,这15万元是贷款保证金,可以退的。”钟小芳鼓足勇气,试图反抗:“我不买了,不买了还不行吗?”一旁的阿钢接话:“不买,5万元定金也退不了。”钟小芳进退两难,虽然很生气,但不敢激怒他们。

“以租代购”的二手车陷阱:强迫消费者高价贷款,车贷逾期便暴力收车,宁波一黑社...-2.jpg
被强行抢走的车
骑虎难下,只能妥协,钟小芳坐下来,翻看合同。刚签完,合同就被人收走了。“你每月付17000多元贷款,一共付36期,只要按时付完,这辆车就属于你了。”阿钢边说,边拿出车钥匙,“按照公司规定,车内装有定位,车钥匙我们也要留一把,直到车子过户。”

钟小芳有些晕,开着车逃也似的离开宁波。回到家,她才慢慢理清思路,每月还17000多元,36期,也就是说自己要付60多万元,根本不是他们说的48万元。

回想起买车的经历,钟小芳心有余悸,她暂时不敢声张,按规定还了两期贷款后,她联系阿钢,表示想提前还款。不料,对方一改当初的说法:“你必须还满六期贷款,才能提前还全款。”

无奈,钟小芳只能继续每月还款,陆续还了十多期后,粗略一算,自己花在这辆二手车上的钱,已超过56万元,她认为剩余部分是公司加的保证金、多收的利息和不知名的费用,不愿再支付贷款。她想找个时间去宁波,协商车辆过户事宜。

谁知,还没等钟小芳去宁波,就发生了意外。2018年秋天,在开车回家途中,她的车被后方一辆轿车追尾,她立马下车查看,怎料一个男子迅速钻进驾驶室,开着她的车扬长而去……整件事情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现场只剩下钟小芳一人,等她反应过来,才意识到抢车的人肯定是阿钢他们公司的人。

“光天化日下,你们这么明目张胆地抢车,太过分了吧!”钟小芳打电话质问,阿钢反唇相讥:“你没有及时还贷款,我们只不过是按照合同办事,有权收走车子。”
钟小芳想报警,但犹豫了,她确实没按合同如期还贷,有些理亏。她试图和阿钢协商,双方僵持不下,车子拿不回,贷款的违约金每天在增加,她心理压力很大,生活和工作受到严重影响。2018年11月,思考再三,钟小芳报了警。事实上,钟小芳的遭遇并不是个案,王栋的经历和她颇为相似。

“以租代购”的二手车陷阱:强迫消费者高价贷款,车贷逾期便暴力收车,宁波一黑社...-3.jpg
二手车背后的犯罪团伙
办完手续,付了款,王栋越想心里越气,不愿按期支付贷款。没想到,有一天他出门上班,明明停在自家车位上的车竟不翼而飞。与此同时,王栋收到一条短信:“您的车辆浙Bxxxxx本期还款金额17658.27元,已经超时违约,请及时缴纳拖车费20000元和违约金5297.48元,再申请接回您的爱车。”

王栋恍然大悟,知道是二手车公司搞的鬼,立即报警。那么,这家二手车公司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原来,这一切都操控在一个叫李光明的人手中。1963年出生的李光明是宁波人,虽然做着二手车生意,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对于目标客户,他设了一系列环环相扣的局:强迫对方办理“以租代购”业务,高价贷款购车,车贷一旦逾期,就强行收车,并索要高额违约金、拖车费、停车费等。

很多客户自认理亏,又怕留下征信不良的记录,常常哑巴吃黄连,不敢报警,被迫花钱消灾。李光明等人就是利用这一心理,频频得手。

李光明的帮手,除了比他小十岁的妻子张兰外,还有阿钢、张明浩、孔建强、徐飞等人,这些人组成这个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内部分工明确,由李光明统一管理、协调组织各个环节,并负责对外拓展拖车业务、重大纠纷协调等,对于手下成员,他明确规定:不准吸毒、不准赌博、不能对外讨论业务、不许开快车、离职后不准乱讲公司的事情等。

随着业务的扩大,李光明等人肆无忌惮,拖车方式非常暴力。

2016年6月,他派徐飞等人前往江西,收回一名贷款逾期客户的二手奥迪轿车,谁知客户立马和朋友一起驾车追赶,紧急关头,徐飞撞上对面一辆摩托车,导致两人死亡。事发后,李光明出面解决纠纷,对死者家属进行赔偿,徐飞等人受到相关法律处罚。

如此恶性事件发生后,李光明等人并没就此收敛,继续用类似的手段在浙江、江苏、福建、安徽、上海、海南、江西和天津等地展开非法勾当。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拿出空白合同胁迫客户签字,之后,他们在合同上贷款、利息等处任意填写金额,犯罪行为猖獗。

2019年4月,李光明被宁波警方抓获归案。与此同时,其他同案犯张兰等人也陆续落网并受到法律严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声远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

声远论坛|热门排行|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temap|声远网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粤公网安备44190002005499号 粤ICP备2021047599号

GMT+8, 2021-5-15 23:07 , Processed in 0.14016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1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