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远网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查看: 414|回复: 13

[济宁资讯] 美国抢针灸,日本抢中药。。。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3 08:45:50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一篇:山东四市建设城市门面
下一篇:济宁今日重度污染,室内室外都要佩戴好n95口罩
— 大济宁 APP 点赞记录
点赞给态度,登录/注册 就能点赞
shuttle猪 2023-1-13 10:38 威望 +2
发表于 2023-1-13 09: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大夫别操美日的心了,你那半吊子水平糊弄下济宁周边郊区的农民就够了。
收起回复
表哥 : 济宁州城里的都糊弄不了
2023-1-13 09:29 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本帖点赞记录
点赞给态度,登录/注册 就能点赞
如花哥 威望 +2
雅如春风 威望 +2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3 09:2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废医验药,只有汉方药,没有中医。
至于美帝,绝大多数中药在美帝只能以食品名义销售,药品需要FDA的认证。
楼中楼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本帖点赞记录
点赞给态度,登录/注册 就能点赞
太白北湖 威望 +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3 09:21:54 来自【大济宁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的中医比咱厉害好吧。
 
 
楼中楼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3 09:25:29 来自【大济宁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兔奶糖 发表于 2023-1-13 09:21
日本的中医比咱厉害好吧。

国产20% 进口15%
楼中楼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3 09:29:42 来自【大济宁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猥琐老叔 发表于 2023-1-13 09:25
小大夫别操美日的心了,你那半吊子水平糊弄下济宁周边郊区的农民就够了。 ...

老中区人的名声是出了名的
11县市区没几个看得起的
唐口的的看不起老中区人
说啥偷奸耍滑之类的~
收起回复
猥琐老叔 : 你老家唐口的? 我老家滨海的。
2023-1-13 09:33 回复
yanhang321 回复 猥琐老叔 : 玩人身攻击这一套,虽然你看起来老,但还是嫩点~
2023-1-13 09:42 回复
猥琐老叔 : 老子只攻击骗子,不攻击其他人。
2023-1-13 10:25 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13 09:43:30 来自【大济宁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檀木 发表于 2023-1-13 09:29
日本,废医验药,只有汉方药,没有中医。
至于美帝,绝大多数中药在美帝只能以食品名义销售,药品需要FDA的 ...

有这么一批人,言及中医药,先是要求“废医验药”,接着拿出日本的“小柴胡汤事件”,说明“废医验药”失败,继而否定整个中医药体系。

乍看之下似乎逻辑很通顺,找不到反驳之处。

可惜,我不仅挖出了小柴胡汤事件的原始报道,还挖出了后续的研究——当然,这“后续的研究”,某些人是打死不会说的。

发端
20世纪70年代初,日本津村制药的子公司顺天堂制成了小柴胡汤颗粒制剂并申请专利,被认为是汉方药走向现代化的标志。不久后,一篇“小柴胡汤可改善慢性肝炎患者肝功能”的报道引起关注,临床医生也开始将小柴胡汤广泛用于慢性肝炎的治疗,顿时在日本掀起一阵“汉方热”。尝到甜头的顺天堂从此一发不可收,推出大量汉方药颗粒剂产品,截至1987年,公司有129款产品被纳入日本医保。1992年,顺天堂的收入突破1000亿日元,其中约三分之一由小柴胡汤颗粒贡献。

时间到了1989年,筑山邦规等在《日本胸部疾病学会杂志》上发表文章“一例小柴胡汤引起的肺炎”[1]。


该病例是一名71岁妇女,因“干咳,发热,严重呼吸困难”入院,有3年高血压史、1年肝硬化和糖尿病史。1988年6月20日,患者开始干咳,自服“养阴清肺糖浆”和“小青龙汤”后出现发热和呼吸困难到附近医院就诊,胸部平片怀疑肺炎,遂于6月25日入院。查体时闻及响亮捻发音,胸部平片显示双侧肺野弥漫性网织结节状影。

医师一开始按“夏季型过敏性肺炎”(summer-typer hypersensitivity pneumonitis)治疗,但病情加重了。肺部活检显示,患者肺组织内出现了Masson体,伴嗜酸性粒细胞和浆细胞浸润——这是典型的过敏性疾病表现。然而,针对过敏性肺炎的变应原测试结果却是一路全阴。


肺部活检所见

变应原测试结果
考虑到患者最近自服养阴清肺糖浆、小青龙汤两种中成药,医师判断患者可能是药物性肺炎,遂嘱患者停用所有药物。为了确定引发肺炎的药物,医师采集了患者的淋巴细胞,用这两种中成药分别行刺激实验,结果却都是阴性,一时间诊断陷入困境。鉴于患者呼吸功能不全和活检结果,医师决定暂予泼尼松龙30mg/d口服,用药后患者的症状、实验室检查和胸部平片结果迅速改善,遂于8月15日出院。

出院仅仅8天后,同样的症状再次出现,8月25日患者再次入院,实验室检查和胸部平片与上次入院时如出一辙,给予相同治疗(停用一切药物,口服泼尼松龙)后症状又明显改善。

经仔细询问,患者除了服用螺内酯、硝苯地平和氯化钾缓释片治疗高血压外,还在6个月前开始服用小柴胡汤治疗肝硬化。医师由此猜想:患者的肺炎可能是由小柴胡汤引起的。


用药过程
为了验证该猜想,在向患者解释并取得同意后,9月21日,医师实施了“Challenge test”,试验性地给予其2.5克小柴胡汤颗粒。当天傍晚患者出现了高热,次日出现了呼吸困难、低氧血症,胸部平片和实验室检查也和上次入院时相似。

为了进一步明确病因,医师还做了第二次淋巴细胞刺激实验,这次测试的药物是硝苯地平和小柴胡汤,两者均呈阳性,其中小柴胡汤阳性更强。


Challenge test前后实验室检查对比

两次入院实验室检查结果对比,注意红框
基于以上结果,医师们作出了“小柴胡汤引起的肺炎”的诊断,这是首例小柴胡汤引起肺炎的报道。

实际上这是一起很普通的个案报道。此后3年内,小柴胡汤相关肺炎的报道未再出现。

时间到了1992年(请大家记住这个时间点),从这一年开始,日本国内与小柴胡汤有关的肺炎报道剧增,1994年达到了77例,小柴胡汤的安全性开始引发质疑。

数据见端倪
1997年,滨松医科大学的佐藤笃彦等人分析了自1990年1月至1996年月间日本全国94例小柴胡汤颗粒相关药物性肺炎的数据。其中有22例被剔除,原因包括:症状可能由其他药物导致;患有特发性肺纤维化或充血性心力衰竭;描述不清。佐藤等对余下72例进行分析后,发表了题为“小柴胡汤导致药物性肺炎的临床检讨:基于副作用报告书的全国调查”文章[2]。


根据该文章,多数病例因慢性丙肝服用小柴胡汤,而且是长期服用——从开始服用小柴胡汤到出现肺炎症状,平均天数高达50.2天,即便对补益类方剂而言,这也不是一个正常的数字。此外,这些病人的平均年龄也偏高,达63.7岁。


病例基本情况,部分项目分母小于72,可能因为病例报告中未见相关检测结果
这篇文章里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点——诊断依据。文中把诊断大致分为4种模式,分别是:


根据病史(46例,占总数63.9%)
根据病史+淋巴细胞刺激实验(19例,占总数26.4%)
根据病史+challenge test(4例,占总数5.5%)
根据病史+淋巴细胞刺激实验+challenge test(3例,4.2%)
在这4种诊断模式中,第一种虽占比最多,证明“服用小柴胡汤”和“发生肺炎”之间因果关系的力度却显然不如后三种,但后者加起来占比还不到一半。

也就是说,只有采用后三种诊断模式的病例可以确定“肺炎由小柴胡汤引起”。

72例中有8例患者死亡,分析临床和实验室数据后发现,死亡组中有肺部合并症者的比例显著高于存活组。合并肝硬化者和HCV抗体阳性者的占比也较高于存活组,但不具有显著性。


对中医稍微有点了解的人已经能发现,日本的医生在用小柴胡汤时至少犯了两个错误:

把小柴胡汤作为丙型病毒性肝炎的针对性药物
方剂长期连续使用而不加修改
以上两条和中医诊治疾病的基本思想严重相悖,尤其第一条,属于典型的“以西医理论指导中药使用”——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所谓的“废医验药”。

肺炎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日本人不仅没有因此弃用汉方药,反而对这一不良反应做了深入研究,初步阐明了背后的原理。

太长不看版:

人体的免疫细胞等同于军火,生病的时候吃小柴胡汤,就能给军火拧上更灵敏的引信;

丙肝会使白细胞在人的肺部聚集,变成一个塞满的军火库;

打干扰素,这军火库就连门都关不上了;

再来小柴胡汤,哦豁,一碰就炸。

以下内容适合有一定基础的读者。

我们先回顾一下间质性肺炎的定义:以肺泡壁为主要病变所引起的一组疾病群,以弥漫性肺实质、肺泡炎和间质纤维化为病理基本改变。而小柴胡汤也和其他方剂一样,成分复杂,药理作用广泛,其中包括了免疫调节作用。

第一个原因,是干扰素和小柴胡汤的共同作用导致中性粒细胞在肺中异常聚集和激活。中性粒细胞里含有“髓过氧化物酶”(MPO),其作用是通过产生自由基,发挥杀灭有害微生物、破坏靶物质的作用。


村上和宪等人[3]做了3个实验。第一个实验是通过测量MPO测定大鼠肺中的白细胞数量,结果发现给大鼠注射干扰素后,肺内的中性粒细胞数量增高了50%,而如果在此之前给大鼠口服小柴胡汤(200mg/kg,按颗粒质量计),这个数字还会上升——也就是说,两药联用会使中性粒细胞在肺内高度聚集。但随后的体外实验发现,这样的处理不会让MPO的活性产生明显变化。


第二个实验里,他们采集了人类的单核细胞,用干扰素和小柴胡汤分别处理,发现小柴胡汤可以显著上调单核细胞表达肿瘤坏死因子(TNF)的表达水平。


第三个实验则是用脂多糖(LPS)处理人单核细胞,再用小柴胡汤处理(40ug/ml,按颗粒质量计)。LPS是一种内毒素,存在于革兰阴性菌的细胞壁,可强烈单核细胞分泌TNF。先后经过LPS和小柴胡汤处理后,人单核细胞TNF表达水平明显增加,且第二次处理(小柴胡汤)后的表达水平与第一次处理相比有显著差异,表明小柴胡汤在机体发生细菌感染时可以加强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反应性。


通过以上实验,村上等人对“小柴胡汤相关性肺炎”的原理作出以下猜想:


小柴胡汤活化单核-巨噬细胞系统,使得后者TNF表达水平上调——发出信号“把库房装满”(对应图B)
干扰素上场,与小柴胡汤共同作用,使中性粒细胞在患者肺内聚集——库门开始关不上了。(对应图C)
随着时间推移,TNF表达超过正常水平,激活肺内的中性粒细胞,释放出自由基等物质对肺组织造成损伤——炸了。(对应图D)
除了中性粒细胞和淋巴细胞,成纤维细胞也在不良反应中扮演了重要角色。Hideki S等人[4]在体外实验中发现,干扰素-α和小柴胡汤都能刺激人类肺部成纤维细胞,使白介素-6(IL-6)表达水平上调,并且均表现出明显量效关系,结合使用还有加强效果;对于正常人的肺部成纤维细胞,小柴胡汤促进IL-8分泌,干扰素则是抑制,但两者合用时,IL-8的表达水平比小柴胡汤单独处理更高。此外他们还发现,干扰素和小柴胡汤能等效地(equally)抑制成纤维细胞的增殖。

IL-6和IL-8具有吸引、激活中性粒细胞的作用,而小柴胡汤和干扰素又都能刺激肺部成纤维细胞表达IL-6和IL-8。结合村上和宪的文章可以看出,当小柴胡汤和干扰素联合使用时,等于给塞到爆棚、还上了高敏度引信的军火库,再砸上一锤子。

是不是很眼熟?想想细胞因子风暴。

另一个原因是HCV对人体的影响。

肺纤维化属于间质性肺病的一种,很早就有医师发现,丙肝患者肺纤维化的发病率高于常人。1996年日本的Kubo K.等报道[5],在丙肝患者的肺泡灌洗液中,淋巴细胞和嗜酸性粒细胞显著高于正常人——正好符合1989年病例报告的结果。由此推断,在丙肝患者的肺内,即便没有干扰素或小柴胡汤的影响,“中性粒细胞聚集”这个步骤已经完成了。Ueda T.等更是早在1992年就报道[6],丙肝患者的高抗HCV抗体水平与肺纤维化存在关系。

另一个“罪魁祸首”
看到这里,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一个问题:津村顺天堂在70年代初就推出了小柴胡汤颗粒,经过报道的一番背书被广泛应用,为什么直到1989年才报道第一例相关性肺炎?第二例还要隔了3年,1992年才报道,后面却井喷式出现?

开头我让读者记住1992年,这年发生了一件事:干扰素治疗被纳入日本医保。

作为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干扰素很早就应用于丙型肝炎的治疗,但和大多数新药一样,早期的干扰素价格昂贵,很少人愿意使用,直到1992年被纳入医保,干扰素治疗丙肝才在日本推广开来。于是从1992年开始,大量日本慢性丙肝患者在原有的小柴胡汤基础上,接受干扰素治疗——然后走进了村上和宪描述的路径。再加上丙肝患者的免疫学特性,反应就更激烈了。

即便是正常人,连续吃小柴胡汤50天,也难保不会出问题。佐藤笃彦所述的72名患者,大多还是因患慢性丙肝服用小柴胡汤,对身体的影响程度,可想而知。

撇开和干扰素的联合使用,小柴胡汤在日本的表现如何?此处作一个简单的计算。据Ishizaki T.等报道[7],截至1995年,日本的丙肝患者达200万,而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副作用报告书,有报道的病例是94人。我们按只有一半丙肝患者服用小柴胡汤、也就是100万人服用计,大约是万分之一,读者可以自己查查这是什么概念——此处还没有计入因其他原因服用小柴胡汤的案例。

而从70年代初小柴胡汤颗粒剂推出到1992年干扰素纳入医保,其中将近20年里只有1989年的一起报道,也恰好说明了其安全性。

结语
副作用的定义是“药物在治疗剂量时产生的与治疗目的无关的作用”。此案中,日本医生明显是把小柴胡汤当成了保健品,远远超出了治疗剂量,这不属于副作用的范畴,而是药物过量。从药理学角度看“小柴胡汤事件”,实际上是用药不当、药物相互作用不明、丙肝患者免疫学特性三个因素叠加导致的意外。

那么国内难道就没有小柴胡汤的副作用报道吗?很遗憾,还真没有。因为国内的医生都很清楚,小柴胡汤是药,不是保健品,根本不会这么用,引发肺炎也就无从谈起。

此次事件给日本人最大的教训,是中(成)药的适应症和西医定义的病名不能很好对应。风波过后,日本的东洋医和汉方医开始回归传统,把症状作为诊断和用药的标准,此举等于敲响了“废医”的丧钟。

网传“此次事件使津村顺天堂破产,社长被判刑”,实际上这个说法也有水分。顺天堂是津村制药的子公司,此次事件中破产的仅仅是顺天堂,津村制药虽然大伤元气,但很快就东山再起,今天的津村制药是全球最大的中药出口企业。社长津村昭也不是因为小柴胡汤入狱,而是因为在1993-1994年间,以母公司津村制药的名义,伪造名目向安田信托银行等4家企业贷款70亿日元。此举不仅损害了4家借款企业的利益,还连累了母公司,津村昭因此被判“特别渎职罪”,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而且此事发生在2002年。
楼中楼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3 11:50:02 来自【大济宁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娘们嗷嗷叫
 
 
楼中楼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3 12:00:21 来自【大济宁APP】 | 显示全部楼层
80年代的人,从小就是看着欧美日韩剧长大的,莫名好感就是这么形成的
楼中楼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声远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

声远论坛|热门排行|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temap|声远网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鲁ICP备2022028023号

济宁声知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高新区分公司 GMT+8, 2023-1-29 06:18 , Processed in 0.112777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SYUA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